当前位置:奇幻城国际 > 电子科技 >

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BMCL作假事件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最近繁华的BMCL惨败

  关于我的原博士生张剑阁和林国强BMCL文章造假(转载)各位同事,你好!最近,许多同事在复旦大学附属院士张剑阁(女,2000-2005)和他们的导师团队成员林国强博士(简称BMCL)上登记了有关欺诈和听证的文章,科学道德和发表意见,有些同事不明白这个问题,就问我这个问题。为此,作为张建阁的博士生导师,我有义务告知您以下事实:2007年6月29日,在咨询文献时,我意外地发现张剑阁和林国强, (R)-N-(二芳基甲硫基/亚磺酰基)乙基/丙基 - 哌啶-3-甲酸盐酸盐作为新型GABA摄取抑制剂的合成和生物学评价(生物有机医药化学快报(Bioorganic Medicinal Chemistry Letters, )(见附件1),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第一作者是郑州大学通讯员张剑阁。另一位作者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林国强。另外三位作者是张剑阁,林国强同学。该草案于2007年1月23日收到BMCL,4月2日修复,4月5日收到。最让我吃惊的是,本文全部来自复旦大学张剑阁博士2005年的论文,是与张建阁2005年毕业前在“药学院学报”上的一样。另外,由于这些化合物的数据不完整,我请她不写这部分内容。这个草稿是张剑阁的第一作者,我作为联系人(全是复旦大学药学院)的名字,因为张剑阁离开学校后不会联系我讨论这个变化,最后还没有一个知识的了解拖延时间长(见附件2:2005年6 - 7月“药理学”回到稿件,由本部编辑出具草稿并修改意见。)仔细比较张剑阁的论文内容,提交BMCL充分证明张剑阁和林国强BMCL的含量是张剑阁在“中国药学杂志”论文和论文中含有哌啶环的有机硫化合物的含量,没有新的化合物结构和合成及生物活性方法(见附件3:2005年6月张剑阁博士论文及其于2005年6月提交的“药学杂志”和2007年7月张建庚林国强出版d在BMCL文章编号和活性的目标化合物(IC50,μM)比较表)。很显然,BMCL的文章并不是张建阁2006年的申请,2007年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内容的实施(2007-01至2007-12)(据了解,这个项目是林国强担任自然科学基金会主任期间由一年的资金经理批准,后来可以滚动支持该项目)。事故发生前,我和林国强没有任何矛盾或不愉快的事情,我感到很惊讶。十多年来,我像学校外的其他同事一样尊重他。直到2006年,我还介绍了外宾加强交流与合作,今年早些时候我寄给他一张贺年贺卡,张吉庚在留校期间与我师生关系的同时,在学习期间和学习过程中,除了严格学习外,我一直关心帮助,支持,为她提供或创造机会,包括她参加了学校以外的各种学术活动,比如编委会成员参与编写教材,毕业后联系她如医生,希望她能成为郑州大学的骨干教师。根据学校的规定,研究生的文章应该签字学校的培训,我的小组对大家都很清楚,张建阁也不例外,张剑阁等学生在学习期间发表文章或论文参加全国大会,她(他们)写了第一稿,经过讨论后,我修改并由她(他们)出稿(送)递交;自学毕业20多年来,她一直带领她到复旦大学药学院(研究生)作为第一作者,我一直是这所学校通讯的作者,无一例外(见附录4:张建阁2005 - 2006年的出版物三篇文章与郑建斌2005年BMCL文章相同。由于这个事情也牵涉到与我们学院紧密联系的复旦大学双聘院士林国强,我立即向朱一寰主席和党委书记吕维岳报案。事实上,多年来,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研究合作,新加坡国立大学朱义寰教授向耶鲁大学药理学实验室推荐了药物化学教授张建庚。和耶鲁大学。经过两年的博士后,定于复旦大学回国工作。即使超出了我的期望和想象,朱一寰主席在此之前完全不了解张剑阁在复旦大学学习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她是温田煌的研究生,只知道张家诚是林国强的学生,2005-2006年林国强建议去韩国做博士后,林先生还强烈推荐张建庚给朱义军,然后推荐到耶鲁大学做药理学博士后。我在2005年提交了包括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PPT电子光盘和上述附件1-4的张剑阁在内的药品管理学院领导,认为这是涉及BJL 2007年BMCL欺诈严重的问题。朱一环主席试图给张建庚打电话,张先生回答说,这(2007年BMCL)是她(研究生工作)的延续。 7月6日,我给张剑阁发了一封邮件,请她回答三个问题,同时希望她主动纠正这个错误(见附件5)。一个星期后,当她打电话来时,她有点内疚,但不敢肯定地回答。连她都不敢打电话她问原谅:她忘了在BMCL文章上写下我的名字。我建议加我的名字来解决这个问题,当我问到文章已经发表,如何解决和其他重要问题是不正确的(她的基金项目和无辜的学生等),她无法回答我的问题,强调后她以前发表的文章对她毫无用处,因为不以郑州大学的名义......第二天她回到我的邮箱就是一个180度转弯,全是强的话。从张先生的电话和电子邮件的文字和语气,正如两个人一样,有些领导人也看到领导后认为,没有(承认错误)诚意是狡辩,无论如何,事实胜于雄辩张的2007年BMCL文章没有比她2005年的文章更新,也不是她的论文工作的延续。尽管BMCL的工作是她以前的工作的重复(合成和生物活性),复合结构的知识产权属于复旦大学(此外,她自己于2005年在复旦大学提交给药剂学杂志),不能成为郑州大学出版的第一作者,也不是郑州大学第一作者和通讯员,可见,张建阁透露这个想法很简单:她在郑州大学名下需要这篇文章,在2007年张学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她作为第一位和记者2007年BMCL的文章,即使这篇文章完全从她的复旦大学2005年的部分博士论文和2005年她复旦大学药学院的名字“药理学”草案。作为学术界人士的林国强,应该如实面对事实的处理,并给张剑阁写信,希望她能纠正尽快的错误。 7月15日,她自信地指出:我重复电话劝告你:你还年轻,看好BMCL文章,毕竟毕竟在你的生活中是非常非常小波的,你主动纠正,也是时间到!否则,你会对整个生活及其后果感到内疚,你将无法冷静地面对你的儿子或学生。而且,我不会因为权力而退缩。现在我只是觉得你是我的学生,我还得等等......为此,在继续等待张剑阁主动纠正错误的同时,他还认为文章和文章属于学校,复旦大学及其药学院是实质性受害者,如何处理毕业研究生学术不端等问题,我有责任及时向有关领导反映事实。我也很自信地面对所有的研究生导师和同事,让你对这个学术问题发表评论,相信公正最终会在今天的世界中赢得胜利,另外我在研究生培养和对外合作关系方面遇到的问题是非常意外的一个特别的参考,希望类似的事件不会再发生任何人尊敬的仪式强硬2007-7-28 *由于篇幅限制,如果不清楚或反感,请写信或询问,我会提供进一步的解释或者资料,谢谢!各方回复同事:你好!文任2007年7月31日,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我原创的博士生张剑阁和林国强BMCL文章”的伪造文章。我没有料到文耀史如此邪恶,这是相当令人震惊的,所以通过不择手段的手段,我觉得我不能在这件事上保持沉默,我在电话里跟他谈了我的电子邮件在2007年7月6日提出的问题,我不同意,因为他希望记者以复旦大学的名义发表这篇文章。我要求撤回草稿。我没有再和他通电话,我告诉他我会写信回答他。所以在这件事上,我给他寄了朱一寰主席和复旦大学林国强院士的一封信。请阅读附件的答案。同时向郑州大学科研处,人事部,药学院等有关部门汇报。郑州大学对此事高度重视,立即给了我答复,并寄给了复旦大学科技处。温文今天在向相应记者询问并要求我撤销草案之后,今天在“新线网”上发表了题为“我原有博士生张剑阁和林国强今日欺诈欺诈BMCL文章”的文章。更荒谬的是,如果我当时答应他把他交给相应的记者,请问我的BMCL文章是否有欺诈行为?他为什么要对应的“欺诈文章”记者呢?温雯对网上的虚张声势进行了强化,让我更加意识到自己丑恶的面孔,在硕士学位期间,温仁给了我一个硕士研究课题“烷基化异喹啉类化合物的合成与活性”学术水平低,而且气味吝啬,用于合成的香兰素是我自己从上海香料厂买来的,还有很多我自己买的,从香草醛中间体4-羟基-3-甲氧基苯乙胺我在河南省化工学院完成了,在这样一个不好的情况下,在硕士研究生课题的指导下,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在这种情况下,学校派我到上海研究院院士小组中国科学院有机化学研究所继续研究。在林国强教授的帮助下,日本访问学者中野博士的帮助下,异喹啉的合成取得了重大突破。然而,研究结果已经由文仁报道,并在“中国药物化学杂志”和“中国医药工业”杂志上发表,文仁作为通讯员。他认为合成生物碱异喹啉类化合物和活性研究是他的课题,应该由他出版,根本就不考虑这个工作是如何衍生出来的?在上海有机化学研究院完成硕士研究项目的同时,两位研究人员林国强,郭立和等人提出了抗癫痫药物噻加宾和GABA转运体抑制剂的合成与研究课题,研究员林国强让我作为我的博士学位参与研究,整个研究项目的设计是在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林国强研究员的指导下进行的,所有的实验都是由研究人员来自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的林国强在同学和老师的大力协助下,林国强教授也亲自主持了两周一次的项目进展研讨会,但作为我的导师,我没有参加这个讨论,所以我真正的老师应该是林国强教授,而不是闻起来难,我进入了上海有机认证研究所我是代表裴岱研究生,导师为林国强,预定工作时间为3年,详情请参考附件中有关外籍人员的批准表。其次,我的研究经费来自上海有机研究所。该项目由上海市科委重点项目(项目编号03DZ19201)资助。因此,该领域的知识产权研究属于上海工学院,而不属于文人。很显然,文仁对这个研究课题没有什么贡献。他只是名副其实的导师。整个研究项目由上海有机构建和实施,复旦大学是一个合作单位。为什么他是我名正言顺的导师,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BMCL文章中,我很感激。顺便说一下,当时我申请上海市科委的重点项目,恐怕是因为我在上海做的博士论文,而且我没有资金来源,害怕在年底通过考试。把他添加到项目中。他花了20万元来指导他在复旦大学的硕士生合成五元环衍生物。那个时候,每当科委需要报告工作时,经常叫我把我在有机研究所所做的工作写下来,交给他报告。在他的想法中,我认为他是我在本机构工作中应该属于他的一个注册学生。作为一名学生,我只能按照他的安排,但我感到尴尬,觉得我很抱歉。在博士后期在我的博士学位阶段,我正在回顾林国强博士审查的文献,指的是GABA转运蛋白抑制剂。从这篇综述中,我发现对有机硫化合物GABA转运蛋白抑制剂的一些研究将是非常有前途的意义。我和林研究员讨论了这个想法,并开始在这个领域进行研究。我也以好消息讨论过这个想法。在研究过程中,郑州大学校长和河南省科技厅厅长拜访了上海有机研究院林院长,希望他能更好地支持我的工作。在我毕业之前,由于这方面的研究还有待研究,我把这部分工作在林教授的授权下转移,让我继续在这方面做研究。我的研究生重复了一些重要的实验,并在此基础上继续了有机硫化合物的合成与研究。在这些研究工作的基础上,我于2006年申请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项目申请的可行性分析中,我发现硫化合物具有与GABA转运蛋白结合的潜力[3H] -GABA吸收模型具有一定的抑制活性,正是基于这些工作,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有机硫化合物的小批准,用于设计,合成和扩展研究。在这里,我想问温韧他认为,生物碱异喹啉类化合物的合成和活性是他的课题,没有咨询林和江教授可以放心的他的文章,林国强研究员在他发表的关于曲菲咯啉的文章只是笑了,和他在一起。但是,作为函授作者,为什么林国强研究员继续做研究呢?这不是真正的空手套什么是白狼?总而言之,我作为主要作者和副研究员林国强,应该是合作者。郑州大学和上海有机通信研究所作为作者的联系单位是毋庸置疑的。在这里我认为有必要重申一下:我是2000 - 2005年复旦大学药理学院硕博毕业生,也是郑州大学在职在我五年的学习中,郑州大学为我提供了学习和生活的费用,另外,上海有机所以代表裴生标准每月给我100元的生活补贴,作为一个注册的学生,我从来没有获得了一分钱的生活补贴,但是我每个月都要签一份学生的生活费。我不知道钱在哪里流动?作为郑州大学委托复旦大学托管的学生,我博士论文期间发表的所有文章都不允许我挂断复旦大学和郑州大学等两个单位,其他师徒学生发表的论文可以挂两个单元。我没有坚持这些,主要是为了学习。但郑州大学呢?至于温文在文章中写道,我和师生的关系是正常的,这是什么?真的好老师也用自己的招供?真的很伤心我想说的是,在医生答复的最后一刻,他要求我写下所有可以在论文中发表的内容,而不考虑这些事情是否成熟,以及先问我晚上7点钟的防卫当他被派出一名老师看着我写文章的时候,老师在7点钟之前把我送到了枫林路邮局,然后让我第二天回复他在“药剂学杂志”上提到的其中一篇文章是如此匆忙地发送,后来在文章的成熟期间,手稿没有在magazine。更何况他当时说,这些文章写完后我才推荐我去国外做博士后,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把我介绍给任何一个博士后,我对他的行为感到非常的不安。作为一个弱势学生,怎么说呢,这就是他所谓的科学伦理呢?另外,文仁涉及到我毕业论文的治疗,林国强教授的不公正待遇现在还提醒我还是感到不安。即将毕业提交论文时,复旦大学文仁教授不得以挂两名教官为借口,我坚持认为,林国强教授和夫人黄磊,副教授,指导小组成员,黄磊副教授是复旦大学退休人员在公共卫生学院,我不知道她对我的整篇论文设计有什么意见或评论,难道这是艰难的科学道德的气味吗?他从不反思自己的行为,也不反映为什么他手下有四个人被迫害而不得不退学,原因不在于反思他如何对待学生,其他人被迫放学后要到其他单位去市中心,继续干涉别人的生活。这难道是难以说出和帮助学生的吗?鉴于他上面做了什么,我不同意他的行为,但他又是我名义上的老师,所以毕业后我只能远离他!没有想到我对他的尊重,他不明白,到处都是厚颜无耻地问我为什么不告诉别人他是我的导师?我会因为不合理的行为而埋怨我的鼻子!以上所说的是事实,希望所有的内部人士都能够正义,公平地对待每个人。真诚的,敬礼!张建阁2007-8-1

关键词: 电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