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国际 > 人文博文 >

专家解读发现“天使粒子”新成果—新闻—科学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专家解读发现“天使粒子”新成果 - 新闻 - 科学网

  7月21日,物理学方面的重大突破,科学家发现天使粒子的消息,引起了物理学界的广泛关注。

  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王康龙课题组和美国斯坦福大学张守生教授课题组,上海科技大学寇旭峰课题组等特邀中国科学家小组共同合作,在实验中观察了一维手性模型Majorana费米模式。当天发表的相关论文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链接)。

  找到Majorana Fermions?

  有粒子必须有反粒子,这个时候被认为是永恒的事实。然而,在1937年,意大利理论物理学家马约拉纳(Majorana)预言他自己就是一个反粒子的粒子,现在叫做马约拉(Feria de Majorana)。

  粒子的特殊性,使物理界对相关研究非常关注。因此,在相关结果公布后,实验是否实际观察到马约拉纳的费米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个消息是Ferragamo的一个一维星座,它是一个只在一个维度上运行自己的反粒子的费米子。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温小刚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与高能物理学探索迈索尼那80岁的费米是非常不同的。

  事实上,在20世纪90年代,科学家们预言了一维手征Majorana费米子,也被称为天使粒子,可能出现在二维手征p波超导体的边界上。

  这项新的工作揭示了一个特定的接口系统,可以模拟或实现二维手征p波超导体,从而使一维手征Marajuna费米子。温小刚告诉记者。

  一些专家在“科学”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结果进行了审查后,也证实文章中说,实验组观察到了一维手征性的Majorana费米子模块,这就是文晓刚所说的维多利亚手马拉喀什Fergier。

  专家解释说,这表明科学家通过运输性质看到了马约拉纳模式,也就是说,在电子准粒子体系中,你看到类似于费耶特维尔JIU纳米技术的量子态。

  这个粒子不是一个粒子?

  当代凝聚态物理学中涉及的所谓新粒子,无论是费米还是马约拉纳费米子,都处于准粒子或元刺激的意义上。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戴曦解释说。

  所谓准粒子,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粒子,而是数以千计的粒子运动模式(即波浪),在外面,波如粒子。

  专家拿这个来强调,这个发现,并不是在真正的光子,电子系统中看到的另一个真实的粒子。

  他们从物质体系中发现,这是近年来观察凝聚态物理中所谓的马约拉纳型准粒子存在的第四个物理体系。与以前的系统相比,应该说稳定性和鲁棒性强。黛西说。

  更重要的是,德西强调,在这个实验中,科学家实际上看到了一个霍尔效应半整数平台,这是Mayorina准粒子类型存在的重要理论预言。

  文晓刚还表示,实验直接测量了半整数量子电导,间接意味着手性马来西拉费米子存在的可能性。

  量子计算迎来春天?

  除了与Malate的神秘菲拉格慕(Ferragamo)的关系之外,这个宣布的原因是如此之多的关注,还因为它潜在的实际量子计算。

  黛西告诉记者,与在粒子物理学中研究的真实粒子相比,粒子物理学中发现的新粒子让我们对宇宙的历史和未来有了更深的了解。这些新的凝聚态的准粒子给了科学家操纵和使用它们的可能性提供了很大的可能性。

  专家说,未来量子计算有很多种方法,但现在看来,拓扑量子计算可能是最好的。然而,拓扑中量子计算中使用的单位比特需要满足非阿贝尔定律。 Majoram零能量模型,也就是非阿贝尔粒子,完全符合这个规则。这就是为什么大家把相关的研究与量子计算的原因联系起来。

  用新设计的实验,实现二维手征p波超导体的磁涡,应该是非Abel粒子。文晓刚1993年的一项工作指出,边界上的Marajuna费米子的一维符号意味着体内必定存在非阿贝尔粒子,但是这个实验并没有直接检测到非阿贝尔粒子。

  同时,专家们还强调,目前只能测量边界上的四足动物Majorana Fermion,需要多个体内的非阿贝尔粒子才能形成量子比特。量子计算需要按照需要计算多个量子位的实现。

  毕竟,为了实现Majorahine零能量模式的量子计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黛西说。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交通大学贾金凤研究组去年利用傅良凯设计模拟了p波超导,获得了较强的非阿贝尔粒子证据,两三年前,洪集团发现铁基超导体表面上的非阿贝尔粒子的证据。

  在这个实验边界上手征的Marajuna费米子是非阿贝尔粒子的另一个间接证据。所有这些证据都是间接的,但是我们拥有的证据越多,我们就越有信心。温小刚说。

  “中国科技报”记者再次联系张张生,对相关研究成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但没有收到进一步的答复。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