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国际 > 社会科学 >

山东大学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新闻—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山东大学一位长江学者获得50万元“行程” - 新闻中心 - 科学网

  随着长江学者,山东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神经生物学系,亚历山大医学院等多家单位的支持,陈哲余已经到了50万元。 2016年底,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其三名同事犯贪污罪,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五万元。

  根据陈哲宇的说法,为了偿还一些繁琐合理的手续费用,并且在资金不上架的时候保持实验室的运作,他和他的同事通过这个假发票逐步列出了这个项目随后,4亿元建立的小型保税库的资金,根据其对科学研究的贡献,后来被小型保税区划为50万元,成为他们所谓的腐败的根源。

  所有科研经费50万元,还是有的员工是混个人存款,原公司利润?陈哲余和他的后卫主张后者。而在他们看来,学校还有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收入的陈玉宇,实验室筹备资金一直没有交给他,这部分免赔额,腐败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陈哲佑因贪污被起诉一年多,一直认为他的行为是非法的,而非刑事的。这是一个制度问题。他认为,国家对科学研究的支持资金不够配套。作为研究人员,对自己和团队的待遇也是无法保证的。值得注意的是,在一审判决的头几个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科研项目经费拨付政策的若干意见”政府“,从预算拨款,支出范围,劳务费,横向资金管理等方面进行改革;之前,山东大学的相关管理要求发生了变化。陈哲宇二审辩护律师泽泽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泽认为,陈的决定应该充分考虑到政策方向。

  近日,陈哲余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一审,二审辩护律师也坚持认罪,提出了新的辩护意见,长江腐败案件高企,学者们也是关于我国科学研究体系的一个问题。

  是50万元全部科研经费?

  济南星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湖)成立为此次事件的导火索。

  为什么要成立一个公司?据多位研究人员介绍,实验室常年需要使用各种试剂,由于进口限制,2012年,他们从山东经销商处购买的价格上涨了好几倍,远远高于全国经销商,有时还会买到假冒伪劣产品总代理可以拒绝最终用户直接供货。

  研究人员表示,为了以较低的价格获得试剂,同时赚取一点利润,陈哲余决定与其他三个实验室的同事一起,山崎医科大学神经生物学系副主任,张曙神经生物学副教授刘李梅和实验家李琳也是这个部门的初步研究实力,共同创办了湖星。陈哲余实际持股52%,其他三位持股16%。

  据李林当时的研究,公司通过注册资本收购公司50万元,所购试剂价格比收购价格高出约30%,2015年2月,湖星取消,研究人员解释说由于2014年底试剂价格下降,不再需要以公司名义进行采购,负责公司的李琳也有时间照顾。

  公司造成了问题。 2015年10月,陈哲余因涉嫌贪污被捕。 2016年12月8日,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一审发现,陈哲宇等4人为湖星设立个人登记取得科研经费,其后私募股权50万元资金和自己的份额,其中陈哲余拿走30万元。

  判决书根据自来水银行账户,2011年陈哲宇长江奖学金注册资金50万元,其他两项科研经费。在对50万元科研经费进行定性分析的基础上,陈哲宇等4人被判贪污罪。

  事实上,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从2010年的小型库房到2014年5年间,陈哲余安排李连多次虚开发票,从他自己和实验室项目中收集科研经费,共计400多万元,这笔钱由李琳保管。陈哲余告诉检察院说,这笔钱是作为偿还实验室报销的费用偿还某些由于程序繁琐而难以报销的科学研究费用,或是在资金不上架时使实验室保持运作。

  据周泽律师介绍,从所涉及的科研项目完成情况来看,这些科研项目已经完成并且成绩优异,显然这种情况与不进行研究和收集科研经费陈哲宇认为,这确实违反了科研管理的规定,但违规并不等于违法(犯罪)。

  完成验资后,50万元退还小库房。 2015年夏天,公司核销几个月后,陈哲宇和三位同事分了一个五十万元的小金库。据他们介绍,这是根据每个人对实验室研究成果的贡献奖励的。

  根据一审判决,被分割的50万元全部来自被愚弄的任务资金。而陈哲宇的一审辩护律师则认为,在李琳的抚养权申请中,钱和李的个人理财和实验室等公司正常业务是混合在一起的,而且,星湖公司正在运营两个以上年有20万元左右的利润,有这些钱的交叉使用,目的不能区分50万元,都是注册资金,也就是科目资金。

  然而,李林,张澍,刘丽梅在一审判决书中的判决显示,陈哲余曾经告诉他们,由于公司利润尚未计算,四人首先将其注册资本50万元。

  陈哲宇也表示有变化。在第一次的情况下,他说有几个人把注册资本划分了,后者不能换口说:湖星的注册资金是50万元,那么我们的总额是50万元,所以我说过积分是注册资本,但钱是现金,不能区分资本或利润。

  至于修辞方面的变化,陈哲和解释说:当初(原来)审问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疲惫,很多时候我突然想不明白。

  未实现的收入远远多于赃款?

  陈哲余及其辩护人强调,涉嫌贪污罪的五十万元,实际上应当从陈颖所保留的加班费,劳务费,科研成果,有关荣誉奖励和医疗支持费中扣除“合法收入项目组,共计数百万元,远超过五十万元的贪污指控。

  他们认为,这意味着国有财产并没有流失,也就是说陈哲玉没有腐败。

  陈哲余说,他和他的队员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长期加班进行科学研究,经常加五加二加黑,全年几乎每天加班,一天工作12小时以上。定期会议定于星期天举行,他们从来没有收到加班费。

  其实,原来陈哲宇的一些表现应该得到的资金,在山上工作期间没有拿到。这些成本应该是研究经费,奖励他从来没有收到。周泽律师说。

  例如,2008年发布的“山东大学纵向研究经费管理规定”显示,纵向科研经费支出的范围之一是劳动力成本,包括劳动力费,专家咨询费等。劳务费用可以征收20%的实施比例。对不交纳纵向科研经费的,可按项目负责人设立科研开发专项资金。科研开发经费可以适当用于项目组员工的劳务费,专家费,加班费,医疗补贴,企业招待费等费用。

  对此,盛大财务部财务处工作人员,盛大科研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栾卫东表示,为无薪工资的人员设立了劳动力成本。

  陈哲余的一审辩护律师和二审辩护律师说,陈哲宇在就职期间的科研项目实际上还有很多项目,除了一些国家明确禁止人员经费预算的项目外,还有一些项目可以全部花费人事费用。同时,服务费只是人事费用中的一个分支项目,其他员工的费用也可以作为项目组成员的加班费用支付。

  此外,项目资金余额还可以接入项目经理的专项账户,2013年12月,山东大学颁布的“山东大学科研项目收支平衡分配暂行办法”规定: 55%以上的资金可以分配到项目负责人的科研成果费用账户中。

  这些文件显示,2014年1月1日以前,陈哲宇可以获得加班,会员等的资金余额,健康福利等;之后你可以提取55%的科研成果。陈哲余的一审辩护人说,据他初步计算,两类金额总计超过140万元。

  2015年12月8日,山科技研究院做过统计:截至2015年11月,陈哲宇共成立九个科研项目,全部为纵向科研项目。其中4个余额为0和1,未完成结账程序,其中1个在新管理办法实施后完成手续,其余3个余额约为76万个。

  山大大学财务部副部长何卫星认为,这种方式明确规定了项目余额资金的分配过程。资金余额的分配必须经过一系列的学校程序。科研人员绩效奖金的前提是账户中的资金必须经过学校财务部门审核批准后,缴纳正常的个人所得税。陈哲余负责这个项目,这些程序都没有完成,陈哲宇个人还没有通过正常的程序处理收到的性能费用。

  陈哲佑有两位长江学者泰山学者。按照原来的规定,这两个头衔每年都有10万元的奖金或岗位津贴。据他介绍,长期以来,山东大学没有给他一个长江学者的奖金。

  泰山学者被捕后于2015年12月11日,山泰人才工作办公室发表了关于陈士余长江学者和泰山学者岗位津贴分配的声明,称2011年泰山学者规定同年,专家进入二期管理的岗位津贴为每年30万元,而陈哲余在泰山学者就业期间选择了长江学者,按照学校的高层次人才扶持原则,列入两名或两名以上的人才项目专家,才能享受高水平的项目支持治疗。

  这是杉杉根据事件后处理单位的要求发出的。这不是一个初步建立的学校文件,也不是会议记录,也不是普遍具有约束力,对以前的行为没有追溯力。即使有全国人大以前规定的文件,也不可能单方面违反与陈w佑签订的“长江学者”合同,这违反了法律和教育部的有关规定。陈哲余的一审辩护人质疑。

  在这方面,中国青年报青年在线记者联系山区人才办公室主任曲明军说,办公室在与司法部门合作时代表学校发行了这张笔记。不过,他并不了解具体情况,也没有回应。

  个人实验室资助没有完全报销?

  另一个被认为是从50万元的资金中扣除,是陈哲余为实验室购买设备和试剂垫。

  据了解,山东医科大学神经生物学系建立于2005年底。陈哲余在被介绍回中国之前,先后在美国康奈尔医学院学习。由于熟悉国外实验室,为了保证科学研究的及时性,特别是在实验室建设的初期,陈哲宇经常购买和修复人工返还的设备和试剂。

  不管点数多少,当他离开飞机时,他必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试剂带回实验室。陈旭宇的妻子徐路说。

  在张淑的记忆中,陈哲余几乎每年都要出国两次,参加一些学术交流活动。出发前,陈哲宇总是要求实验室人员需要从国外购买什么仪器,试剂或用品。记忆最深的他用三件行李寄回家中的实验用品,都是到小型仪器或抗体的实验室。为了确保试剂始终处于低温环境,他还用一个装满干冰的小培养箱包裹了他的衣服层。

  陈哲余认为,他投入了大量的实验室试剂,设备,细胞系和转基因小鼠。然而,由于这些物品是由国外人士购买的,所以发票不能在国外提供,预付款不能从学校正式报销。

  据一些实验室教师不完全统计,陈哲宇基金购置设备,试剂超过100万元。最初在实验室里成立,这个费用大部分由陈哲余在国外补贴支持。

  对此,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虽然陈哲宇提供的证据表明,他已经从国外购买了试剂,但是购买时间,资金来源,是否没有证据证明报销确认。据李林的手写记录,她偿还了陈哲余购买国外试剂的费用。

  李琳说,自从她开始拿取实验室的科研经费以来,一直都有会计习惯。陈澈宇会经常检查,从国外回来找她报销。但是她不知道陈哲余这几年在试剂和仪器上花了多少钱,我只是把它报告给我。

  陈哲余一审辩护律师统计,按照李林提供的证据“报销时间表”,李林陈哲宇只用了2次外国试剂更换发票,共计7万元。另外,中国青年报青年网记者发现,李琳的书提供了从2007年到2014年的支出记录:陈哲余曾报销了运输费用等多项费用,共购置了2项国外试剂,总计700万或者。

  然而,实验室的初始帐户却不见了。中国青年报青年网记者试图联系李琳,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第二审辩护律师周泽认为,陈哲余带领实验室正常运转,每年要资助100万至200万元。但是,实验室的资金主要靠研究项目的资助。科学研究项目需要通过申报和竞争提交,不能保证每年获得。

  科学研究是一个持续的过程,需要稳定的财政支持和保障。据周泽的律师陈哲余和实验室有关人员通过伪造发票,将部分储蓄资金转入实验室的小实验室,由实验室手工保存,主要目的是为了确保在实验室可以运作的资金不足。

  中国青年报青年在线记者科技大学研究室副主任吕卫东说,研究项目的鉴定需要评估教师的能力和能力,这是公平的。但是他也承认,国家发放的科研经费实际上还有一些落后,很多项目资金比问题晚发布。比如平时应该在明年初发行,只能在最近九个月到位的时候,按照管理要求,这笔钱必须要用尽,否则就是撤回。

  陈哲宇一审,二审辩护律师认为,不能分裂陈哲宇的观点来填补和分配科研经费两件事。

  神经生物学实验室是一座大山,陈哲余没有义务支付,但由于科研需要,他垫是事实。实验室建成后,科研经费充足,虽然做得不好,实际上收回了自己的投资,没有损害国家的集体利益,也没有损害公共财产。他们说。

  导师被捕后学生被迫转专业

  事故发生后,山东大学神经生物系除去了陈哲余,李林的名字,即使他们是初步的科研实力部门。

  官方网站显示,现代神经科学是20世纪中叶才形成的新科学。在过去的十年中,神经科学得到了科学界的高度重视,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自1999年以来,山东大学医学院正式开设神经生物学课程。 2006年10月,神经生物学研究所开始进行神经生物学教学,这是目前山东省高校唯一的神经生物学课程。后来在部门有陈哲余等十名教师和博士后。

  据陈哲余的二审辩护律师及其家属透露,在事故发生前,陈先生曾获得“泰山学者长江学者”,“国家人才工程”获得者,中国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得到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支持。

  他还在各种科学竞赛中获奖。根据律师和亲属提供的资料,陈哲余先后获得第十届中国青年科技奖,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全国优秀博士论文百人奖,上海青年科技金星,美国NARSAD青年研究者奖,山东省留学人员创业奖获得者,山东省优秀科技人才等。

  事件发生前三年,神经生物学研究所在“科学”“神经科学杂志”等国际着名SCI期刊上发表论文近30篇,共有影响因子100多个。

  在陈哲余的领导下,在陈哲余的领导下,该校进入了世界前1%的ESI(基础科学指标数据库),其研究成果已在国际知名期刊Science,Science等刊物上发表。同时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周泽说。

  此外,陈哲余还担任国家着名神经科学专家,承担国家97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课题。

  2015年11月,在采取强制措施后,陈哲宇的研究项目中断。作为唯一的神经科学专业的博士生导师,事件发生后,陈哲余的博士生和硕士生都被迫转向监事和专家重建失踪时间。

  在实验室招收的研究生人数从之前的八到十人下降到一到二人。在申诉阶段,目前张书和刘丽梅也暂时承担了该部门的教学和科研工作。神经生物学系只有7名学生,有近30名学生,其中5名在今年6月毕业。

  山东医科大学医学院网站显示,神经生物学部现已并入细胞生物学系。据部门教师介绍,这种先进的实验室仪器已经建立了一个成熟的分子和细胞动物行为研究技术实验室。内部仪器和实验空间将在不久的将来重新分配。

  (文中刘丽梅,李琳,徐璐是假名)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