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国际 > 自然科学 >

着名教育家、华东师范大学原校长袁运开逝世—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着名教育家,华东师范大学前校长袁云开去世 - 新闻中心 - 科学网

  中国共产党员,着名教育家,中国自然科学史与科学辩证法创始人之一,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华东师范大学原校长,袁云凯教授4月上旬无效12,2017 3:58在上海华东医院去世,享年88岁。

  袁云凯同志1929年2月12日出生于江苏南通,195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至1947年在南通高中学习。 1947年9月考入浙江大学物理学院学习。 1951年8月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任教。 1978年5月晋升为副教授,1986年1月晋升为教授。 1979年8月,被教育部任命为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是新中国首任民选副校长。1984年6月至1992年12月,任华东师范大学校长。 1994年6月28日当选为欧洲国际科学院院士。

  袁运凯长期从事物理学史,自然辩证法和理论物理教学研究工作。历任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主任,自然与历史自然科学辩证法研究所所长,上海物理研究院副院长,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理事,上海社会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物理学会理事主任,“科学”杂志执行主编,“词海”物理学编辑,“科学(7-9年级)课程标准”编写第一责任人。他是华东师范大学自然辩证法课程的开拓者和领导者,也是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的最早的研究领域之一。他先后在普通物理学,电动力学,核理论与辩证法,本科和硕士学位,华东师范大学物理学史,科学哲学两个硕士点的专业和物理系进行了教学和研究生培养,创造和人才培养做出了重要贡献。

  袁运凯同志长期以来一直关注高等教育特别是高等师范教育的发展,中小学教育的发展。通过比较中美一流大学,对学校办学体制,办学方向,师资培训,教学改革,课程设置,学科教育以及小学教育质量目标和课程设置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中等教育和教材改革。曾先后担任上海高教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高等师范教育研究会理事长,中国大学教学管理研究会理事长,上海市基础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中学课程改革,在教育改革和发展中,都在中学课程教材改革中取得了非常高的成就。

  袁云凯同志为华东师范大学的改革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高度重视学校的发展。他在改革开放后在学校中处于领先地位,肩负着改革和发展学校的任务。他提出了扩大,改进和开放学校的具体规划,推动了学校在教育体制,思想,内容和方法等方面的改革。走在前列的是,把华东师范大学建设成为第一个一流的高等院校不懈努力。由于其在教育管理方面的突出成绩,1986年荣获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的获奖证书,1992年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特殊贡献奖。

  袁运凯同志遵循华东师范大学的现实创造,作为校训的座右铭,为子孙后代树立榜样,袁云凯退休后仍然十分重视并支持华东师范大学的各项工作,尽管组织退休,党员的思想标准仍然严格要求自己,关心国家事务,坚持读报,以革命乐观和顽强的意志维护老党员,老干部的革命本质,以及优秀知识分子的勤奋好学的学生,个性的崇高魅力使他在学校师生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共产党员,一生实践党的宗旨和目标。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例子,是党和人民信任的教育者,也是一个好老师。

  几十年来,我几次改变了自己的职业方向,经历了许多不同性质的工作转换。每当我改变自己的立场,我一直致力于一个新的事业,并致力于自己作为我的新的努力。方向。尽管我还没有取得什么成就,但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做什么样的专业工作。我可以尽全力实现自己的目标,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任务。令人高兴的是,我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同志,同事和同事的肯定。

  近年来,我仍然在学校师范教育,上海乃至全国的普通教育方面做了一些具体而琐碎的工作,包括学科的研究,教材的编写,鉴定和示范等。虽然我的年龄很高,身体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但是,我有这样的信念,即使我可以做一点点工作也不会拒绝。虽然我的作用有限,但我仍然愿意越来越多的关注。

  袁云开了

  回忆袁云开了:感恩回忆

  得知老校长袁云凯先生于2017年4月12日凌晨去世,我感到震惊。我们赞扬袁云凯总统的讲话,“里瓦记忆华东师范大学“两年前由华东师范大学档案馆编辑出版。

  服务和师范大学一样的长度

  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1月号工作许可证

  问:袁总,你好。首先请您在来华东师范大学前先回顾一下学习经验。

  袁云凯:我的家乡在江苏南通。我在小学之前就读过三年小学,在抗日战争后逃到了国内。后来,我回到了私立学校。那时私立学校主要是教语言,数学等基础学科。大概一年后进小学,小学毕业南通中学,初中毕业也直高中。高中一开始,我的年级基本上每年都是一流的。

  1947年7月袁运开毕业于江苏南通中学毕业照

  1947年高中毕业后,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当时家庭经济比较困难,所以我拿了绿树奖学金,被接受了。这个奖学金是全国性的。每学期之后,奖学金可以达到一定标准,你可以继续获得奖学金。一个学期你可以得到一定数额的钱。解放前两年,这是我第一年和第二年都依靠这个奖学金来维持膳食等学习,生活的需要。解放后的奖学金关闭后,我申请了补助金,平时兼职导师,辅导初中生,号码,外面赚了一些学费,生活费。然后我刚刚从大学毕业的阿姨答应给我经济帮助,虽然没有多少钱,但在当时可以走了。大一,大二,不少优秀教师出国深造,专业教师基本都是教学型。到了三,四年级,还有很多很好的老师,如程凯楷,后来参加了两个炸弹和一个卫星项目。他教给我们量子力学。后来他被转移到复旦大学教他们理论物理学。何增禄教导我们光学,后转任清华大学原子能系主任。这些老师是着名的教授。

  1951年7月袁云凯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

  1951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后,我被分配到华东师范大学。我们是实行统一分配的第一年,我们都服从祖国的需要。当时杭州大学毕业生在7月份集中学习了一个月,总结了四年来的学习情况,提高了思想政治意识。一个月后,那就是8月份,我来到华东师范大学,当时是华东师范大学的学校或筹委会。当时没有宿舍,我们住在原来的大型夏季土木工程实验室(现在的西楼办),条件还是很困难的,后来调整到集体宿舍。

  问:您是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创建和发展的见证人。请谈谈物理系开始的情况。

  袁云凯:我到的时候,物理系正处于新的阶段。那时候,总共只有七位老师。他们是:两位在夏季大学的前任讲师,两位光华大学前助理教师,一位外部邀请的负责人,一位南京大学和我的同志,组成了一个部门。同时聘请大同大学教授张开璋兼职教授普通物理课,他的物理教学经验。

  1958年与物理学同志们的毕业分支同志们。 (袁韵第二排第二排)

  在成立的第一年,物理系招收了一班学生,约有50名学生。我的主要助教是普通物理课。当时我上学的时候,在接收设备,书刊,安排实验室方面,收到了很多复杂的工作。当时,物理系现在被拆除,放在办公大楼后面的平房(现在在办公楼附近的中北校区图书馆的草坪前)。那平房只有150平方米,还有一个化学系的实验室,所以物理系就更小了。

  建于1960年,实体建筑

  物理系发展的大好机遇是1952年全国各部门调整,许多优秀的物理教师也逐渐从其他高校转入。当时交大和同济成为工科院校的时候,物理,数学等部门的教学人员除了为学生开设的普通课程外,都被分配到了华东师范大学和复旦大学大学因此,我们的师资力量得到了加强,同时也从其他学校,如大同大学,上海大学等转移了一批教授,使我们共有九位教职人员,力量一下子成长起来。把物理学搬到了圣约翰大学的科学大楼和西门厅上课,实验,老师也住在学校。 1951年物理系主要依托光华大学和大夏大学的基础。经过1952年部门调整后,随着交大,同济,大同等大学物理教师的转移,圣约翰大学和济南大学仪器物理系转让的大量书籍,发展。1955年物理系迁回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校区新体育馆,1960年完成实体建筑。

  坚持正常和学术的统一

  问:从1959年起,你担任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副主任,系主任,副院长,校长,特别是1979年,民主推荐副校长长期从事学校管理工作。请从校长的角度来看,从成立研究生院,成人教育学院并成立小修专业,谈谈当时华东师范大学在人才培养方面的举措和策略?

  袁运凯:当时我们有两个关于人才培养的重要思想。一方面,要发挥重点师范院校的优势和实力,多层次,多渠道,多方面地为国家培养更多人才。因此,不仅本科层次,而且要建立一个高水平的研究生院。我们学校真的遵循硕博士要求自1982年以来培养人才(1981年获教育部批准),在中国高校考虑颁发这两个学位证书比较早。 1986年4月,国务院发出通知,同意我校经营研究生院。此后,相对于以前的硕士研究生班,华师大硕硕博士生教育更加规范。 1996年正式成立研究生院。

  另一方面,我们强调正常性与学术性的统一。首先,师范院校的教师不应该只能在其他学科进行教育研究。我们都可以做其他高级,高级和高级的学习,否则业务水平将难以提高。因此,我们在教育部直属的六所大学的党委书记和校长会议上提出了这个建议,其他机构也非常支持。但当时教育部的领导认为,我们的想法是把自己和普通教师分开。他们认为,从事正规教育的人只能从事科学研究,在报纸上做无名的批评。不过,我们仍然坚持这个意见,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适合未来发展的方向。

  其次,我们觉得师范院校的专业课程不应该针对中学的一些基础课程。因此,我们提出了深化内涵,拓展专业学科建设的内涵,深化内涵是提高专业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要扩大扩大就意味着要扩大专业覆盖范围,创造适应社会需要的新型专业和更好的学生,这个想法得到石平局长和刘佛年校长等学校领导的支持,在此基础上,许多新的专业和研究实验室已经逐步建立起来,例如1979年成立了计算机系,当时上海一些知名人士说我们什么都不干,后来邓小平同志访问了上海看到华东师范大学第二中学的几个学生正在使用电脑,他说,应该从宝宝出发,让以前的辩论逐渐平息下来。事实证明,我们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华东师范大学统计系的另一个例子就是最早建立这个部门的高校,以前是专业统计,但没有独立的部门。 “数理统计”杂志对我们负责,统计专业也一直是国家重点学科。还有环境科学系,图书馆系,对外汉语系,电影系,我们学校成立较早。

  促进国际合作与交流

  问:当时华东师范大学除了加强学科建设外,还在国际交流上做了开创性的工作。请介绍当时的国际合作与交流情况。

  袁运开了:国际交流处原名外交部。但是,要扩大师生的国际视野,提高学术水平,就不可能只关注国内的情况。因此有必要加强与国外的交流与合作,因此更名为国际交流处。此外,当时还与香港,澳门,台湾等地有很多交流合作。我们还培养了国际交换学生(国际学生)。

  进行国际交流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当时华东师范大学师生存在差距。大部分老教授年龄在60岁以上,迫切需要改善中青年教师的教学水平。要提高教师的专业水平,用国际视野培养教师,就要扩大国际交流与合作。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袁润凯(左)在美国访问肖乐教授

  20世纪80年代中期,华东师范大学开始扩大国际影响力。当时有一个国际资金交换的问题。 1981年,学校开始接受世界银行贷款(1981年11月签署,1982年2月生效)。初到学校的学生总数为527万美元,二期增加了100多万美元。学校利用这笔资金购买进口大型计算机系统,超导核磁共振光谱仪等设备,并扩大海外交流。结果,更多的教师有机会出国深造。越来越多的外教被介绍给讲座。例如,物理系激光系邀请了诺贝尔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肖洛武教授带领一批年轻教师到国外深造。几位中青年教师也被派到光学领域做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为光学的发展奠定基础。

  当时我们都掌握了,既有教师出国深造,也有国内教师培训。通过校际交流,我们派出了一批教师出国留学,少数同志出国深造。国内一些学校和科研院所都有高级教师,我们也派青年教师进一步学习。这种多渠道同步的做法,多年来几乎所有的青年教师都在学习机会,并提升他们的学术水平。那个时候,师范教育还有一个问题。许多老师英语不好,很多人习惯学习俄语。为此,我校专门建了一个外语培训中心,组织老师学习英语半年,为国外交流提供条件。我们的外语考试中心也已经建立。

  问:从校长办公室下台后,你还去了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习,你的教育背景和情况是怎样的?

  袁运楷:1994年,教育部派我到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学习,作为世界一流大学的顶尖访问学者,看看我们可以吸收和利用哪些经验和优势。我还和那里的教授一起进行了高等教育的研究。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写了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他们的优势,包括课程,学校管理和学术研究,文化设施等等。

  问:你于1998年6月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欧亚科学院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袁运凯:欧亚科学院是一所国际学术研究机构,具有科学院的性质,是私人的,不是官方的,而是高度的学术性和高度的权威性。其总部设在乌克兰,欧洲,亚洲,美洲,非洲等大学和研究机构都有研究人员,对学术成员的遴选要求也比较严格。

  1998年,袁运凯(左一)获得了欧亚科学国际学院的称号

  当时,我被北京和上海的几位同事推荐,包括华东师范大学的陈继余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史研究所的一些专家,上海科技史的胡道丁院士,学者的候选人。中国科学研究中心通过后,向全院科学院报告审批,并获得聘任书。后来我和其他几位同志也联合推荐了华东师范大学张敦洲教授为欧亚科学院院士。

  在2013年6月,在台湾师范大学公寓为华师大夏学院网络题词

  问:作为华东师范大学的一位老校长,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达华东师范大学的未来,您的期望是什么?

  袁运凯:当然,希望华东师范大学能成为一所高水平的大学。师资力量雄厚,学术研究水平较高,对全国的贡献要大。学生不但学习风格好,而且素质高,我们要真正愿意为国家做贡献。

  2017年4月16日(星期天)上午9时30分,袁云开遗体遗体葬礼将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葬礼服务电话:021-62232214,62232224;传真:021-62576217。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自然科学